• 人生在世,总是要生活在形形色色的组织里的,就算是漂流到孤岛的鲁滨逊,也要和“星期五”一起建立一个小社会。对于居民来说,居委会就是他们的组织。不过对原海口罗牛山农场居民来说,想有个居委会真的很难。
        日前,媒体报道,罗牛山农场改制前,该地区的社会行政管理事务由罗牛山开发区管委会承担。2003年海口罗牛山农场改制后,罗牛山开发区管委会实质上已经不复存在,无力再发挥其行政管理职能。按照辖区管理原则,罗牛山农场改制后,原辖区的社会行政管理事务应由当地乡镇政府接管,但时至今日,当地政府仍未明确接管,罗牛山农场辖区397户、971人(含集体户)仍是无“家”可归的“三不管”居民…[详细]
        11年以来,国家出台的社保、医疗、养老等惠民政策和当地政府的生态文明村建设、安居工程建设、村村通公路建设,以及居民选举、计划生育、治安管理等工作均无法落实,当地群众得不到实惠,感受不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这些问题的存在,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强烈不满…[详细]
        早在七年前,当地居民和有关企业就不断呼吁在罗牛山地区设立居委会,尽管也被提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但具体时间却是让居民望眼欲穿。美兰区民政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回答说,关于在罗牛山地区设立居委会的具体的处理意见还在酝酿中,当地居民还得再等等。

他们原先都是有组织的,生活也很幸福

  • 曾经这里的社会管理是全面直接覆盖的

        罗牛山地区位于琼文公路两旁,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罗牛山农场辖区常住总人口397户、971人(含集体户)。原属罗牛山农场的土地共9174.63亩。罗牛山农场片区分属演丰镇、三江镇行政区域,其中,属演丰镇行政区域面积为2917.63亩,属三江镇行政区域面积为6257亩。
         上世纪五十年代,海口市成立国营罗牛山农场。1992年,又设立了罗牛山农业综合开发区。2003年,罗牛山农场实施整体改制。改制前,该地区的社会行政管理事务由罗牛山开发区管委会承担,改制后,罗牛山开发区管委会实质上已经不复存在。在改制前,不管是农场还是在开发区管委会,不管是政企不分还是企业办社会,都全面承担起了社会管理职能。所谓企业办社会,主要是针对传统的国有企业而言的,企业建立和兴办了一些与企业生产经营没有直接联系的机构和设施,承担了产前产后服务和职工生活、福利、社会保障等社会职能。
        需要澄清的是,当时成立的这个国营农场,并不属于农垦序列,成立这个国营农场,也是有解决城市就业的考虑。而罗牛山农场在成立之后,先后当过劳改场、“五七”干校、知青农场、菠萝农场等,这些单位虽然分属不同的系统,但显然也是具有社会管理职能的,甚至还是属于公家的单位。到后来,农场又成为了所谓的国营(国有)农口企业,也就是所谓的市直属单位,承担着较为完整的社会管理职能,是事实上的一级政府机构。事实上,真正的农口企业,也就是农业企业,是从事农、林、牧、副、渔业等生产经营活动,具有较高的商品率,实行自主经营、独立经济核算,具有法人资格的盈利性的经济组织, 更是农业生产力水平和商品经济有了较大发展的产物,国营的罗牛山农场成为农口国营企业,距离事实上的农口企业差距蛮大的,想必也是一种无可奈何并且也是尊重历史的选择。
        1992年罗牛山农业综合开发区始建时,以海口市国有罗牛山农场为基础,开发农业和畜牧业。罗牛山是海南省最大的“菜篮子工程”基地,以畜牧业为主的农业科技示范区,海南省、海口市先进开发区,罗牛山股份公司被命名为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这些辉煌的历史同时也证实了原罗牛山农场的居民原本是有组织的。

国字号改民营化,他们的组织是这么丢掉的

  • 原本想减轻国有企业社会负担,但把居民的组织弄丢了

        要说罗牛山农场原居民的组织是什么时候丢掉的,这个得回到2003年。
        从网上可以搜得到一条2003年1月28日的新闻“罗牛山摘掉国字号”,新闻称,据海口晚报报道,1月初,海口市政府出台《海口市农口企业改革实施意见》,决定农口国有企业从竞争性领域中全面退出国有序列,所有职工不再保留国有企业职工身份。罗牛山等5家国企被列为首批改制企业。按照这一要求,罗牛山农场制定了企业改制职工安置方案。改制后全部职工与罗牛山农场解除劳动关系,改变国有企业职工身份。解除劳动关系后职工一次性领取自谋职业安置费或经济补偿金。在昨日(2003年1月27日)召开的海口市罗牛山农业综合开发区职工代表大会上,与会职工代表经过表决通过决议,同意对海口市国营罗牛山农场实行改革。至此,拥有千余名职工的罗牛山国营农场,在海口市农口企业系统率先改制,改掉国字号,并将进行民营化改造,重组成为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规范运作的新型企业。
        1992年,海口市设立了罗牛山农业综合开发区,开发区管委会与农场合署办公,即“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承担并负责罗牛山地区相关行政管理事务及其他社会职能。2003年,经海口市政府批准,罗牛山农场实施整体改制,企业退出国有序列,职工转换国有身份;同时实行资产重组,组建由改制职工持股的民营企业,承接改制资产,参与市场竞争。从这以后,罗牛山农业综合开发区正式成为历史,从世人眼中消失,其承担的社会管理职能也相应消失,理论上也将正式移交地方政府及其派出机构继续行使。不过理论脱离实践这也是很常见的,2003年,海口琼山合并,当年全球又爆发了世所罕见的“非典”疫情,百废待兴,可能是大事太多没有顾得过来吧,也可能是政府财力人力不足,或者其他一些可以理解的原因,这事就这么拖了下来,直到现在。
        这基本上就是丢掉组织的真相,虽然不可能是全部,但基本上也是属于能够说明问题的大部分。党的十五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分离企业办社会的职能,切实减轻国有企业的社会负担,2002年以来,全国各地都在推进这项工作,海口也不例外,罗牛山摘掉国字号就是这么顺应历史潮流的举措,罗牛山农场原居民的原组织丢掉,也就毫无悬念了。

无组织必然无保障,居民强烈不满理所当然了

  • 除了拥有身份证,其他的都是“无政府”管理状态

        实事求是讲,罗牛山农场原居民丢掉组织后,不仅享受不到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惠民政策,就连最基本的选举、社保等权利也很难得以实现,并且在办理危房改造、计划生育、治安管理等事项相关手续的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困难,这些并不是所有人愿意看到的。政府并非什么都没有作为,早在罗牛山改制之前,海口市农口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和海口市政府对罗牛山农场改制一事都有过详尽全面的批复,涉及到股份制改制、国有资本退出、全体职工改变国有企业职工身份后的安置等问题均有通盘考虑。事实上,当地政府也做了一定工作,至少没有让罗牛山农场原居民成为没有身份证的人,虽然其它方面进展不大。
        目前的现状是,罗牛山农场改制后,原罗牛山农场所拥有的土地由海口罗牛山花城农业有限公司负责经营管理,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在该地区所拥有的土地也由该公司代管,因此辖区内居民在需要出具相关证明手续时都找该公司办理。据媒体报道,该公司董事长高春跃说,居民找他们出具的多是涉及婚育、户口的证明,其实他们并没有这个权限,但为了居民办事方便,承担了原本不应承担的社会管理职能,实属无奈之举。罗牛山地区没有行政办事机构,不仅当地居民着急,在原罗牛山农场基础上改制而来的罗牛山集团有限公司也很着急。该集团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为了帮助当地居民解决没有行政办事机构的难题,该集团进行多次调研,并将有关情况汇报给海口市、美兰区有关部门。
        罗牛山集团认为,作为海口市“菜篮子”工程的重要生产基地,原罗牛山农场为海口市肉禽蛋及蔬菜市场的稳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但改制后,由于社会管理事务没有进行及时移交和有效衔接,导致罗牛山地区社会行政管理陷入“无政府”状态。国家出台的社保、医疗、养老等惠民政策和当地政府的生态文明村建设、安居工程建设、村村通公路建设,以及居民选举、计划生育、治安管理等工作均无法落实,当地群众得不到实惠,感受不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这些问题的存在,不仅引发了当地居民的强烈不满,且会导致该地区不安定因素的增加,从而不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
        那么,作为一个没有组织束缚的人难道不自由吗?罗牛山农场原居民可不这么认为。在天涯社区海发版实名发帖的林炽畅是罗牛山农场人,现在是个自由人,但我们从他身上并没有看到多少自由的气息,更多的还是沧桑和疲惫。他认为他们是身份尴尬,归属含糊,时至今日,当地政府仍未明确接管,导致他们不仅享受不到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惠民政策,就连最基本的选举、社保等权利也很难得以实现,并且在办理危房改造、计划生育、治安管理等事项相关手续的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困难。没有了公共管理,也没有了公共服务,他们迅速被边缘化,被遗忘,如此看来,所谓的自由实在是一种反讽,或者黑色幽默。

怎么破解这个历史遗留问题?

  • 设一个居委会有多难?还要再让居民期盼11年吗?

        2004年国务院发布《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这是新时期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的指导性文件。建设法治政府的核心是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是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的基本保证。保护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各种权利,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所以归根结底,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还是要靠依法行政。
        解决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我们如何理解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官方回应称,据统计,罗牛山农场辖区常住总人口164户、971人(含集体户)。根据海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实施意见》第三条第(五)款规定:“镇社区居民委员会管理500-1500户为宜”。罗牛山农场现有人口数远不够500户,又分住在演丰、三江两个镇,且部分人口人户分离,住在城区。因此,在原罗牛山农场设立一个社区居民委员会,从长远看有利于实现居民自治和自我管理,但目前条件和时机还不成熟。
        而我个人的理解却不这么认为。各地在实施居委会组织法过程中,也并非刻板规定设立下限不可突破,如天津就规定“居民委员会根据居民居住状况,按照便于居民自治的原则,一般在五百户至七百户的范围内设立。各区、县人民政府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扩大或者缩小设立规模。”其他各地也有类似规定。《中共海南省委办公厅、海南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中虽然也规定了“乡镇社区居民委员会管理500—1500户为宜”,但同时也指出,未设立社区居委会的“应成立居民小组或由相邻的社区居民委员会代管,实现对社区居民的全员管理和无缝隙管理。”海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实施意见》我没有查到原文,但想必也不会武断到拒绝适当扩大或缩小设立规模的地步。所以根据目前罗牛山农场的实际情况,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现实来看,甚至从原居民本身的心理来讲,按照居民的居住状况和便于居民自治的原则设立一个社区居民委员会还是可行的,也没有违反依法行政的初衷。既然法律和政策上没有障碍,既然基层群众和企业也有强烈要求,既然各项调研也已进行了很多年,那么是不是应该顺理成章顺水推舟,先把这个社区给建立起来再说呢?这次不用让群众再等11年了吧?
        从相关部门公开回应的内容中,我并没有找到困难,官方回应只是条件不成熟,但也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条件不成熟,什么时候成熟。我认为这样的回应还是诚意不足。为政当忌言而无信,我省也曾作出公开承诺,为主动适应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新形势的要求,创新社区管理,理顺社区关系,完善社区功能,努力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社区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要把加强和改进社区居民委员会建设工作纳入各级党委重要议事日程,纳入各级政府履行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要将社区居民委员会及社区服务站的工作经费、人员报酬以及服务设施和社区信息化建设经费等纳入市县(区)财政预算。要大力推进服务型政府建设,改进管理方式和工作作风,履行好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职责。群众可以不介意短时间内的画饼充饥,但最终还是会介意长期的不落实承诺。
  •     11年过去了,罗牛山农场原居民的生活依旧停顿在改制后的那一刻。这个责任,毫无疑问不能由他们承担。他们曾经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奉献给了罗牛山,他们也把罗牛山当成了自己的家。无论社会怎么变革,改革怎么推进,他们绝对不能被看作是“弃子”、“包袱”。所以,那些曾经忙得无暇顾及到罗牛山的有关部门,最是应该主动解决这个早就该解决的问题了。
        记住,就算现在解决了,那也是亡羊补牢之举,是对自己过往的失职的补救,当把这算进政绩的时候,我希望至少还有人能够红一下脸。


        注:《海南温度》是天涯社区网友原创首发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字,文章纯属网友个人见解,不代表站方观点。

出品:海南在线 监制:蓝儿 产品规划:何也 老A
本期主编:老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