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爱渔,非渔


              洪荒过后,人们曾经只做三件事:渔、牧、农;文明肇始,人们需要思辨三个字:真、善、美。后来的后来,渔网成了风情,船木用来制作家俱,农田矗起被赋予华丽字眼的楼盘,山林难觅走兽,人们在不甘人后的成败追逐中,暗暗舔品心灵的洪荒。
              于是,我们在荒诞中嘘唏城市扩张实为乡村的退化——挤迫在都市繁华中的不仅是莫衷一是的热闹和寂寞,更有望乡情结的似近还远;于是,我们在荒芜中感慨那些依然守旧的渔影实为心灵依偎的一种夙愿——悠然于远方光影中的不仅是那片海的质朴粗旷和那些人的生息饮食,更是我们在难以自知的变异中一路远行的幽叹。
              是的,我的朋友,我们和他们一样,都爱那渔光水色。它在家乡以原生态的自然衍化继续着自身模样,那种纯粹那种别无它顾足于让自诩跟随现代文明实则惯于自我放逐浮躁难息的我们仰视。我们总是告诉自己,因为还不舍望乡情结,所以我们依然没失去自己,然而那方渔岸的守旧却在提醒着我们的远离。所谓现代文明,原来是在某个感知维度上,把家乡变成远方。
              我的朋友,你所看到的是莺歌海,是我的望乡无法忽略的一个地方。在所谓变迁尚未向它挥起刀斧之时,这些都是应该被镌刻的影像。
              我的朋友,时代的繁复错综凸现着渔岸归真的况味。我们瞩望的,并非渔事那么单一,更有别处生活的自守。那里,有着他们所纠葛的世情、所惯常的欢乐、所操持的活法,这一切,隐寓着我们所渴望的宽广、所稀缺的随情、所寻觅的安宁。 
              欢迎光临,我们所爱不仅渔岸风情,更爱非渔之叹给予洪荒心灵的安抚。
                   
  • 关于阿诺的访谈


    1、在线石头:阿诺,我知道你的摄影最初来自影楼,但是现在看你片子,有很强的人文信息。这跟我认识的影楼摄影师有很大的反差,你能跟大家谈谈这种反差的原因吗? 
     
    阿诺:如果我们把摄影当作是一种媒介就比较好理解了,不管是影楼的,还是纪实的,我们都是想通过摄影這个媒介来表达我们的诉求点,回到摄影技术层面本身,其实没什么区别,区别的是你所掌握的技术和你所想要表达的。换句话说是服务的对象不同而已。我拿起相机的动机是想留住我想留住的,相机本身有别的媒介不可代替的功能,至少对于我這个伪艺术生来说,我觉得相机比画笔方便多了。大学开始我就喜欢拍人文,毕业后不想做设计又想挣钱又想继续拍照,就选择了影楼,期间我也经常街拍训练自己的观察能力、抓拍能力和思考能力,一直到现在。影楼里学到很多东西,对摄影技术和灯光的使用技巧提升有很大的帮助。这是两种不同的需求状态,是可以切换的。 
     
      2、在线石头:您踏入摄影圈到今天,有没有让你最难忘了经历? 
     
     阿诺:如果难忘不要“最”,那就会有很多难忘的经历,但跟摄影圈没啥关系,只跟我有关。例如海口凌晨扫街被人强拉住硬塞钱;上海外滩拍夜景用方言和日本人交谈;深圳大梅沙拍婚纱新郎拖着我帮他认新娘;深圳上海宾馆拍夜景被打劫时反抗镜头被踢飞;醉酒撞车后教交警拍摄现场被扣;南海甘泉岛快艇熄火喝海水;莺歌海拍片时朋友半夜留宿,害人家夫妻吵架坐等天亮验明我是男儿身才一笑泯冤仇;非典时期办了首次摄影个展等等。  
     
     3、在线石头:您会一直做摄影下去吗?会不会改行呢?  
     
    阿诺:摄影于我,它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情绪释放的一部分,我把图像代替了文字去记录一些很难说出来的东西。不管是商业摄影或是纪实摄影,对于我来说,摄影不是我的职业,它是我心里的一支画笔,描绘着我看到的這个世界。当我在某天不想用相机的时候,那就会放下,但肯定放不下摄影带给我的一些思考和对世界的感悟,或可以说是血脉相连吧。我从事设计行业,和摄影息息相关。 
     
     4、在线石头:摄影艺术充满遗憾,有没有觉得有时候自已被束缚的感觉? 
     
     阿诺:束缚的不是摄影而是自己的思维,摄影只是一种媒介,相机只是表达思想的工具,既然是工具就会有使用工具的技能和技巧,如果有被束缚感,那就是没有掌握好技能,不能在需要的时刻为自己的想法服务。我当然有遗憾,或是每个摄影人都会有的遗憾,因为某个时机,某个瞬间会由于自己的不够敏感,没做好准备而错过,如果执守在這个遗憾里,那就会被束缚了。  
     
    5、在线石头:摄影带给您哪些乐趣和便利呢?除了赚钱以外,有没有商业上的操作跟大家分享。  
     
    阿诺:乐趣和便利我想大家都会是一样的,也是属于每个人难忘的一部分,呵呵。商业上的操作,最重要的还是品质上要先过了自己这一关,心里的这一关,跟水平高低无关。 
     
     6、在线石头:您觉得做为一个好的摄影师,需要哪些方面的品质。 
     
     阿诺:任何一种艺术表现形式都有他的特殊技巧。摄影也如此。艺术的呈现,最终都在技巧上来体现。学好技巧,這是先决条件。  
     
    7、在线石头:如何看待摄影上的风格和题材,比如有人专爱拍鸟这类……。您有没有偏好的风格和题材? 
     
     阿诺:就我而言,没有特别在风格和题材上想太多,我比较关注海南,留心身边,这些在生活当中的景致给我提供了无尽的题材。我还在继续拍着《骑楼下》,《乡村系列》,《莺歌海系列》,《黄流小镇》,《视觉日记》,《感动》等几个专题,不断的学习和摸索中,这次的《非渔》是《莺歌海系列》里的小专题。每个人关注的点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拍什么题材不重要,重要是自己拍爽了,能为自己的想法服务了。拍多了当然也会去整理,整理的过程也就是提炼风格的过程吧。我很敬佩每个用心去拍摄的人。 
     
     8、在线石头:您今后在摄影上会向哪个方向努力。 
     
     阿诺:没有特别明确的方向,会继续拍摄那几个专题,也会接拍一些商业片,会一直向好的摄影师,摄影大家学习,技巧的,理论的,品格的等等。 
     
     9、在线石头:您是如何看待图片的后期处理的呢?  
     
    阿诺:技术要为更好地表达去服务,我不排斥后期处理,也会经常借助后期,但是也不依赖于完全的后期处理。 
     
     10、在线石头:您觉得摄影师是不是要常参加比赛呢?是不是经常参加比赛对商业操作有好处? 
     
     阿诺:比赛本身就含有某种标准规则,某种审美形式。参加比赛对于个人,对于商业操作肯定是有意义和帮助的,但不是我的方式。我不是为了迎合这些既定的规则而去拍摄的。 
     
     11、在线石头:您现在觉得自已成功了吗?如果没有,离成功还有多远的距离? 
     
     阿诺:我会保持在进行时的状态,摄影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会一直找我想要表达的视点,也要努力传达被摄体的视点,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没有去想过成功的概念。 
     
     12、在线石头:对新爱上摄影的网友,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 
     
     阿诺:如上面所说到的,任何一种艺术的呈现,最终都在技巧上来体现。学好技巧,這是先决条件。和大家共勉。  
     
    13、在线石头:有没有您最喜欢的摄影师或者视觉方面的艺术家?如果有,为什么喜欢他? 
     
     阿诺:赛巴斯蒂安·萨尔加多,他的照片场面宏伟,视角变化多端,信息量丰富,构图严谨,光影关系和谐,对待他的拍摄对象真诚,照片中的他们散发着光芒和神秘。他通过摄影为普通人伸张正义主持公道等。 
     
     14、在线石头:在内容和形式之间,您觉得您偏向哪一边?  
     
    阿诺:一张好的相片首先肯定是形式和内容的高度统一体,形式感是需要不断的去学习训练的,基本上包含着摄影的所有技巧,形式是为了更适合更准确的表达内容,表达自己的意图。它们之间偏向那一边都不好。  
     
    15、在线石头:最后聊一下您怎么去评判一幅作品的价值好坏的?  
     
    阿诺:我很少去评判别人的作品,有时你自身不知道他的所指,所以不敢断定。现在在国内外各种风格标新立异,我自己也在学习当中。我认为一副作品的好最起码得先为你自己的视点、你的表达、你表达的对象服务。  
     
     16、在线石头:谢谢阿诺同学作客摄影帖图版块,给我带来不一样的理念,给大家学习到新的知识。